•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創二代接班風云

    中國40余年的經濟發展史,亦是一部中國家族財富積聚史。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侯雋  郭芳

    中國40余年的經濟發展史,亦是一部中國家族財富積聚史。

    當征戰商場的第一代企業家們陸續到達人生巔峰又逐漸老去之際,越來越多“二代”接班人從幕后走向臺前,扛起繼承家業的大旗。

    當前,中國的財富家族正在迎來企業接班、家族傳承的高潮期,繼承者們將享有因傳承而來的權勢和榮光,但同時也面臨著壓力、焦慮甚至困頓。在此過程中,有的順利完成了權柄交接,也有的落得個滿盤皆輸,甚至走向衰敗。

    66

     

    雙匯篇:家族權力爭奪戰

    “天下古今,哪里有當了三十年的太子?!”

    這是小說《康熙大帝》中著名篇章“九子奪嫡”中欽定多年的太子,突遭廢立時仰天長嘆的經典話語。

    現實中,7月16日,萬洲國際董事長萬隆長子萬洪建在被萬洲國際免去執行董事及副總裁一個月后,通過個人朋友圈及媒體透露了大量他與父親萬隆的沖突細節,也發出類似的牢騷和感慨。

    沖突

    6月17日,萬洲國際以一紙措辭嚴厲的公告,免去了萬洪建執行董事、董事會副主席兼集團副總裁的職務。

    公告指責稱,萬洪建“對公司財產做出不當攻擊行為,公司認為他無法履行其作為董事的才能、審慎及勤勉行事的職責” 。

    時隔一個月后,萬洪建接受媒體采訪公開進行反擊,并在朋友圈發文,從自己的角度還原了事件經過:

    2021年6月3日上午10點左右,在已被罷免萬洲國際副主席的情況下,我走進萬隆的辦公室,“爸爸,我想與您講兩件事情”。

    我告訴他的第一件事情是,自己計劃去內地與美國一段時間,將會較長時間離開香港。第二件事情是,最近你要提CEO,我想先私下與你交流,談談我的看法。

    對于第一件事,萬隆回復“你隨意吧”。緊接著,萬隆說:“你聽誰講我要提CEO,我沒有跟任何人講過,誰告訴你的?”  

    我意識到再不立即離開,可能會爆發沖突,于是靜了幾秒鐘,攤開雙手,告訴他“你要這樣講,那咱兩個就沒啥話可說了”。

    令他沒想到的是,萬隆秘書讓他出去。“我完全崩潰。我大聲狂呼‘滾!’以拳頭砸向靠墻的房門,用頭撞擊玻璃墻柜,以此宣泄心中憤懣。” 萬洪建說,他當時被保鏢等人摁倒在地,滿頭血跡,父親萬隆要求拍照取證。

    幾天之后,萬洲國際發出了令外界震驚的“太子被廢”公告。

    矛盾

    資料顯示,被免的萬洪建今年52歲,系萬洲國際創始人兼董事長萬隆長子。

    1990年,在河南廣播電視大學畢業后,萬洪建便進入了當時還未更名為“雙匯”的河南省漯河市肉類聯合加工廠,從熟食車間工人做起,1992年擔任雙匯集團銷售部北京辦事處銷售主任。1993年—2010年,萬洪建先后擔任雙匯集團外貿處副處長、羅特克斯副總經理、萬洲國際國際貿易部總監等。2016年起,擔任萬洲國際副總裁,負責國際貿易業務。

    根據 《2020新財富500富人榜》,萬洪建和父親萬隆一起,以168.4億元的財富位列第176位。

    在和萬隆發生沖突之前,萬洪建一直被外界視為萬洲國際的接班人。

    根據2021年6月1日萬洲國際股東大會重選公司執行董事的決議投票結果看,萬洪建獲得的支持度并不低,其91.13%的支持率,甚至高出公司董事長萬隆不少,后者的得票率為75.22%。

    但是,接近萬洲國際的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萬隆并沒有像外界那樣認可萬洪建就是接班人。“萬總(萬?。┦钱斶^兵的人,首先身體素質很好,其次收購完史密斯菲爾德后的整合問題還壓在他的身上,除了他沒人鎮得住。”

    萬洲國際官網顯示,現年81歲的萬隆在1968年5月加入河南省漯河市肉類聯合加工廠,并于1984年成為工廠總經理。在萬隆領導下,萬洲國際由河南省一家地方性的國有企業成長為業務遍布多個大洲的國際公司。

    最令《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印象深刻的是,萬隆是一位非常接地氣的企業家,采訪中言必提“豬”,不講大道理和空話,但是掌控欲很強。他曾表示自己熟悉工廠的每一個角落,在辦公室里可以隨時通過電腦了解公司的每一個生產環節和流程。

    而萬洪建認為,自己和萬隆最大的矛盾是理念沖突。

    萬洪建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去年11月20日我在萬洲—雙匯視頻會議發言時,講到兩句話令萬隆決定要將我罷免,也直接導致今年6月3日的沖突與6月17日的罷免決議。這兩句話就是,美式產品已被市場證實不是正確的方向,可以拋開不理和把這個新行業(中式產品)當作新生嬰兒去培育,不要在這個嬰兒身上壓上成年人一樣的重擔。”

    后果

    萬洲國際的父子矛盾導致資本市場也一直震蕩,自6月3日沖突以來,萬洲國際的股票一瀉千里,7月20日收盤萬洲國際(0288.HK)報收每股6.27港元,總市值 924.65億港元,已跌破千億港元關口。

    A股方面,雙匯發展在7月20日收盤價29.10元每股,相較于去年的高點早已腰斬。

    作為全球最大的豬肉食品企業,萬洲國際旗下包括亞洲最大的肉制品加工企業——河南雙匯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雙匯發展”和美國最大的豬肉食品企業“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公司”,并擁有眾多知名品牌,形成豐富的產品組合和龐大的市場網絡,在中國、美國和歐洲,公司的市場份額均排名第一。

    但財報顯示,2020年,萬洲國際收入為255.89億美元,較上年上升6.2%;經營利潤17.29億美元,同比下降 14.9%;公司擁有人應占利潤(生物公允價值調整前)為9.73億美元,同比減少29.4%。

    在2021年3月30日,在萬洲國際業績報告會上,有分析師指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疊加非洲豬瘟,嚴重影響了該公司生產經營,導致開工不足、投入大費用高,萬洲國際美國業務同比大幅下降。

    據悉,目前萬洲國際的主要業務不僅在中國和美國,還不斷在歐洲通過收購擴大份額,旗下擁有包括生豬養殖、生鮮豬肉、豬肉制品、分銷與銷售在內的完整豬肉產業鏈。

    中金公司發布研報,預測萬洲國際2021年半年報核心歸母凈利潤同比下降10%。下調公司2021年、2022年核心歸母凈利潤預測,分別降至11.4億美元、14.4億美元;對應PE分別為11.0倍、8.7倍。公司估值處于低位,維持目標價9.5港元不變。

    就在萬洪建被免當日,萬洲國際公布了公司新的董事名單。

    公告顯示,萬洲國際董事會共有4名執行董事、3名非執行董事和1名獨立非執行董事。4名執行董事分別為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萬隆、常務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郭麗軍、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公司總裁兼行政總裁Dennis Pat Rick Organ和旗下公司雙匯發展總裁馬相杰。

    其中,最令外界關注的是萬隆的次子萬宏偉目前仍擔任雙匯發展副董事長及董事,同時兼任萬洲國際董事長助理一職。

    有媒體分析,這意味著在廢黜長子之后,這位81歲的強勢老人,又開始考驗次子。記者了解到,在萬氏家族當中,萬隆的孫輩也開始在公司嶄露頭角。據悉,萬隆孫子萬子豪目前任漯河雙匯進出口貿易公司總經理。

    但是這個千億豬肉帝國目前如履薄冰,留給萬隆的時間不多了。

    海航篇:陳峰“妄想”之幻滅

    6月30日,網傳海航集團兩萬多名員工集體舉報董事長陳峰,列出的“罪狀”包括:暗箱操作私自兌付集資款、貪心妄想把海航變為家族企業、利用職權拉幫結派中飽私囊等。

    舉報信中稱:陳峰之子陳曉峰在未經集團任何合法合規手續的情況下“空降”海航董事局,陳峰讓根本不懂管理和航空業務的兒子著手參與、控制集團業務,妄想把海航集團辦成自己的家族企業,這種行為嚴重制約了集團的發展,加速了海航集團的破產之路,把水深火熱之中的海航集團進一步推向了深淵。

    針對上述舉報,《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聯系海航集團有關部門進行核實,多位人士的回復意味深長,均稱不了解情況或不掌握相關信息。

    陳曉峰現任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董事會董事兼集團總裁,海航集團(北美)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海航集團官網這么介紹陳曉峰:畢業于美國華盛頓大學,并獲得華盛頓大學工業工程專業學士學位。他也曾獲得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高級管理畢業證書。自2012年加入海航集團以來,多次擔任管理職務,包括海航集團有限公司北美事務管理中心總經理、海航集團北美有限責任公司總裁、海航物流(北美)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等。

    陳曉峰的火線提拔發生在2018年7月海航集團聯合創始人兼實控人王健意外離世之后。陳峰重新出山回到一線,對海航的管理層進行了大刀闊斧的人事調整,2018年8月,陳曉峰被任命為海航集團副首席執行官;同一個月內,再被任命為海航集團董事會董事;8個月之后,晉升為海航集團總裁。

    而在此之前,陳曉峰不過是海航的M5級員工(注:海航的員工級別,分為M1—M16),一直在美國。M5在海航是一個較低層級的級別。在王健去世前,陳曉峰被從美國調回國內進入海航集團首席執行官團隊,并擔任王健的特別助理。

    復出后不久,陳峰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說,陳曉峰的調職是王總離世前一星期安排的,當時任命他為董事長助理,這事王健沒有和他商量過。

    關于海航接班人的安排,陳峰和王健之間是否曾經有過商量以及如何商量,外界無從得知。但從此前海航的股權等一系列安排來看,或可管窺一二。

    海航是陳峰和王健帶領著其他幾位創始人一起創建的,經20多年的發展演變之后,海航形成了中國大企業中鮮見的權力格局——雙寡頭模式。很長時間里,陳峰主外、王健主內,在海航內部也逐漸分成了兩派——陳派和王派。2015年之后,真正掌控海航的是王派。

    2017年,海航集團曾公開過其所有權結構和股東名單。當時的海航集團由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Hai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 Inc.、12名自然人以及海南航空間接擁有。其中,分別設立在境內外的慈航基金會擁有海航集團50%以上股份,12個自然人股東(均為海航集團創始人和高管)持股47.5%,海南航空持股0.25%。陳峰、王健分別持股14.98%,為最大自然人股東。

    當時所有股東還承諾——在離職或離世時向基金會捐贈其所有股份,基金會在海航集團的持股比例會繼續增加。最終,海航集團將由慈善機構持有。

    將創始人團隊的股權全部捐出去是王健的提議。2018年4月,王健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說,他花了兩年時間做其他創始人的思想工作。“我曾經做過陳總(陳峰)的工作,我說,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給他留下錢,恐怕就是禍害。”

    當時,海航方面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王健和陳峰二人還將再各拿出4.45%的股權,在香港成立慈航基金會。但這一決定在王健離世之后被陳峰否了。

    很快,陳曉峰以令人咂舌的速度晉升為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董事會董事兼集團總裁,也被認為是“接班的安排”。這一番操作震驚了海航內外。

    陳曉峰能否堪當大任?上述舉報信稱:“在海航集團流動性資金緊張、員工工資都不能足額發放的情況下,陳峰之子陳曉峰和其侄子等人竟然大肆購買豪車等奢侈品,全然不顧海航眾多員工的感受,在集團內部及社會上都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海航內部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海航內部對陳曉峰的評價頗低。“陳曉峰上位,海航完全變成了一個子承父業的家族企業,這徹底導致了人心的渙散。”

    另一邊,王健曾經重用的200多名干部被免掉,這被外界解讀為陳峰對王健團隊的“清洗”。對于當時已經陷入流動性危機的海航而言,這200多位曾經身居要職的骨干被免無疑是雪上加霜,新上位的管理團隊對海航真實的情況知之甚少,更根本無法扭轉海航的頹勢,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海航的敗局。

    頻繁的人事地震、長期的欠薪、巨額的負債、慘淡的經營……這一切令內部和外部均對海航喪失了信心。

    2020年2月29日,海南省政府牽頭會同相關部門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進駐海航化解流動性風險。

    經過數月的詳細調查摸底之后,工作組宣布海航集團已經嚴重資不抵債。

    2021年1月29日,海航集團發布聲明稱,相關債權人因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申請法院對我集團破產重整。

    隨后,海航旗下63家公司也被申請破產重整,其中包括3家上市公司海航基礎、海航控股以及供銷大集。

    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之后,陳峰徹底出局,所謂“接班”也就成了泡影。

    71

     

    匯源篇:“家族式管理”之悲劇

    7 月 2 日,北京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被強制執行超 15 億元;7 月 19 日,匯源新增破產重整信息。

    曾經家喻戶曉的“國民果汁”徹底走向沒落,自港交所退市后,創始人朱新禮也黯然離去。匯源果汁是怎么走到這一步的?朱新禮為什么一次又一次換掉職業經理人?他的子女為什么不接班呢?

    成立于1992年的匯源一度是中國飲料市場的標桿,“有匯源才叫過年”的春節廣告語深入人心。

    2007年2月,匯源果汁登陸港交所,籌集資金24億港元,創造了該年港交所最大規模的IPO。

    2008年,可口可樂宣布以總價約179.2億港元收購匯源果汁所有股份。當年,匯源總收入為28.197億元,凈利潤為8890萬元。

    但這一收購在2009年3月沒有通過反壟斷審查。并購流產后,2009年,匯源業績首次出現虧損,凈利潤為-0.99億元。

    外界認為,并購后遺癥讓匯源無法擺脫家族企業管理模式的影響。但朱新禮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匯源并非家族企業,一直對外敞開大門并進行各種嘗試。

    但事實是,匯源內部很多高管都是其家族親戚。例如,朱新禮的女兒朱圣琴曾任匯源集團執行董事、副總裁;女婿高勇曾是匯源果汁副總裁;弟弟朱新德曾擔任匯源果汁總經理;侄子朱勝彪曾擔任匯源果汁法定代表人,并負責匯源果汁旗下北京匯源飲用水公司。

    朱新禮曾經表示,從來沒有想過讓兒子或者女兒去接班,他的兒子根本不在企業,女兒也不參與企業的管理工作,只是偶爾憑興趣在市場部、投資部做一些有愉悅感和成就感的事情。

    朱新禮說,他不會刻意要求兒女必須接班,因為領導一個幾萬人的企業壓力非常大,需要巨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和領導能力,以及吃苦能力、學習能力。他不希望兒女承受這樣的壓力。

    一方面,子女都不接這個燙手山芋;但另一方面,從組織架構上看,其家族成員又不斷參與企業管理,以至于匯源內部的“家族式管理”一直被外界所詬病,這也使得外來的職業經理人很難在匯源生存下去。

    無論是李錦記醬料集團前CEO蘇盈福還是百事大中華區飲料運營前副總裁梁家祥,先后5個快消領域的知名高管都曾被朱新禮請來擔任匯源果汁CEO,但都沒有任職超過兩年時間。

    動蕩之下,匯源也每況愈下。

    2020年2月12日,匯源果汁發布公告稱,為投入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務,朱新禮已辭任公司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授權代表及策略及發展委員會主席;朱圣琴已辭任執行董事。

    2021年1月5日,港交所上市復核委員會通知該公司決定維持除牌決定。

    7月19日,天眼查APP顯示,北京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新增破產重整信息,案號為(2021)京01破129號,申請人為山東德源國際物流有限公司。

    屬于朱新禮的時代宣告結束。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