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從紋樣IP到“紋創”造物

    非遺正新生

    無論是敦煌壁畫,還是景泰藍青花瓷;無論是宮廷的絲綢錦緞,還是百姓的包被嫁衣,紋樣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幾乎無處不在,被稱為“無字的史書和民族的圖騰”。它不僅塑造了中國美學的DNA,傳達著蘊意,還有歷史學家認為,中國人的世界觀都是由紋樣來塑造的。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冰 | 北京報道

    無論是敦煌壁畫,還是景泰藍青花瓷;無論是宮廷的絲綢錦緞,還是百姓的包被嫁衣,紋樣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幾乎無處不在,被稱為“無字的史書和民族的圖騰”。它不僅塑造了中國美學的DNA,傳達著蘊意,還有歷史學家認為,中國人的世界觀都是由紋樣來塑造的。

    作為一個壯族人,紋藏中國創辦人、中國紋樣專家清穗從小到大到處都能見到各種各樣的壯族紋樣,他為此著迷。

    2013年,平面設計專業研究生畢業后,清穗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開始對中國紋樣進行挖掘和整理,并希望建設一個完整記錄中國傳統紋樣的數據庫。

    目前,他們已經完成200多個紋樣專題、2萬余組紋樣數據模型,覆蓋了全國90%以上的地區。但清穗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在新的時代,紋樣也需要新生,要跟隨時代發展融入普通人的生活,讓所愛變成所用,其發展才會有持續性,這樣的紋樣才是‘活’的。”清穗說。

    大牌Logo和中國紋樣,哪個更潮更酷?越來越多“Z世代”年輕人會選擇后者。這讓清穗很興奮,也讓很多設計師和品牌商家看到了機遇。從紋樣IP到“紋創”造物,清穗說,希望同行者越來越多。

    102 紋藏紋樣

    紋藏紋樣

    清穗和他的紋樣“字典”:與時間賽跑

    世界非遺“南京云錦”上的“八達暈紋”、國家非遺景德鎮手工制瓷技藝青花瓷上的“祥鶴紋”…… 在清穗看來,這些凝固在非遺載體上的紋樣,可以“觀天地于須臾”,可以“俯仰天地一眼萬年”。但中國的傳統紋樣正在逐漸消失。

    “我們的工作就像在編一部紋樣‘字典’,但這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清穗說。一方面,中國傳統紋樣是一個深度和廣度都非常龐大的體系;另一方面,面對中國社會的大轉型和城鎮化的不斷推進,傳統生活方式也在不斷地消失。

    “希望我們‘編字典’,設計師‘搞二創’,品牌商‘造萬物’,一起將中國紋樣帶到普通人的生活之中。”清穗說,如何讓非遺紋樣在新時代獲得新生,煥發新的光芒,這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據清穗介紹,隨著紋藏中國的中國傳統紋樣數據庫越來越豐富,也有越來越多的設計師利用這些傳統紋樣帶來的靈感,進行二度創作,設計出很多原創IP作品。而再延伸一步,也有越來越多的品牌商選擇用這些IP來聯名打造“紋創”商品。

    103

    不簡單的2.6元:科技鏈接人文與商業

    今年618期間,根據非遺紋樣IP“清濁二氣紋”創作的提花短襪在非遺日當天(6月12日)登上李佳琦直播間。這款產品來自天貓服飾商家Primeet,其品牌主理人陳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根據協議,商家每賣出一組產品(售價為52元),平臺即可將5%的IP授權費(即2.6元)自動結算給版權方。

    陳才透露,過去,像他這樣的小品類、小商家,對于非常受年輕人歡迎的IP聯名產品根本想都不敢想,因為門檻太高了,會有高昂的打包授權費用和保底價格限制。

    可見,上述2.6元的授權費背后,其實非常不簡單。據記者了解,讓中小商家能低成本用上好IP的,是阿里巴巴打造的版權平臺——“天貓IPmart”。

    據介紹,該平臺借助螞蟻鏈技術,利用智能合約技術實現智能化“按件付費”,即賣出多少件就付多少版權費。這就意味著,IP授權市場從原來的只“批發”變為可“零售”,不僅大大降低中小商家的IP使用門檻,也減少了他們收回成本的不確定性。

    降低IP受權方門檻打開了IP使用的寬廣市場,但老生常談的原創設計缺乏保護機制仍是清穗和設計師們要面臨的生存難題。清穗介紹,版權人的“設計3個月,抄襲3分鐘”是常有的事。一旦遭遇盜版,傳統維權模式的版權歸屬自證繁瑣,耗時長、成本高。

    而在IPmart上,螞蟻鏈技術從IP創作的那刻起,就進行確權和記錄,將設計師分散的業務環節整合成線上一站式服務,集權益存證、傳播監測、電子取證、維權服務為一體,一旦被侵權,原創作者“一次都不跑”就能實現版權保護。

    搭載著螞蟻鏈的天貓IPmart能解決文化產業中最痛的“保護”和“商業化”兩大命題,打通了版權產業全鏈路。

    一組小品牌的短襪可以賣到52元,這背后正是優質IP的底氣和新銳商家的信心。天貓服飾營運中心負責人蘇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互聯網平臺經濟的創新并不應只是價格拼殺,而應該面向一種更高層次的價值競爭。”

    一個小小的紋樣背后,有著人文、科技、商業交匯所綻放的光芒。

    融入生活:讓非遺煥新,讓IP生長

    見于衣袂,見于窗花,見于飛檐,見于青瓷……幾千年來,借助繪畫、剪紙、陶瓷、服裝等載體,日月星辰紋、植物動物紋、幾何抽象紋等中國傳統紋樣流傳至今。而今天,紋樣當然可以找到更多新的舞臺,耀眼于“國潮”時代。

    清穗認為,從紋樣數據庫,到紋樣IP,再到“紋創”產品,只有全社會共同參與,才能讓非遺煥新,讓IP生長。中國紋樣應該繼續“活”在中國人的生活里,而不是只被保存在博物館里。

    “在天貓IPmart上,非遺紋樣IP交易火熱,不少商家以此設計潮流服飾,讓年輕人‘把非遺穿在身上’。”蘇葉認為,把非遺紋樣IP與年輕人最常用的消費品、服飾結合,可以讓非遺紋樣IP不再束之高閣,也不再遙不可及。

    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授權商品零售額達1106億元,首次突破1000億元?!?021天貓服飾IP白皮書》也顯示,2019年,天貓服飾IP消費總榜的前十名幾乎都是國外IP,如迪士尼、漫威、NBA等;但到了2020年,本土IP開始崛起,“故宮博物院”甚至沖到第二名。

    這背后是中國年輕一代消費者強烈的文化自信,以及他們對國貨和國潮空前的消費熱情。蘇葉透露,預計到6月底,IPmart將繼續引入超過300個IP版權方,其中約七成是中國本土IP。

    “建造一個中國紋樣大系統,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偉大的事業,但這需要很多人眾志成城,就像修建紋樣的‘萬里長城’一樣。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希望中國紋樣不僅得到傳承,還成為潮流。”清穗說。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1期)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