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銀行能做“無米之炊”?

    如此利率調節方式不可持續

    近年來,盡管中國金融對外開放不斷提速,但美元霸權實際存在。在此背景下,中國金融目前還沒有條件像美國那樣“依靠全球資本”運行,而使得我們的“基礎金融資源”必須主要依靠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剩余——儲蓄存款。

    《中國經濟周刊》 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2021年6月1日的消息稱,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央行黨委委員、副行長劉國強出席會議并講話。會議審議通過了優化存款利率自律管理方案和《關于加強公開信息發布管理的自律倡議》,討論了境內美元貸款基準利率轉換推薦協議文本。

    值得注意的是:會議認為,當前利率定價秩序總體穩定。近年來,人民銀行深入推進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優化存款利率監管,推動實際貸款利率明顯降低,引導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讓利。同時會議強調,要持續發揮利率自律機制重要作用,推動金融更好服務實體經濟。要優化存款利率監管,加強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引導金融機構自主合理定價。根據加強公開信息發布管理的自律倡議,督促金融機構完善內部管理制度,穩定市場預期。按照人民銀行相關要求,督促各類放貸主體抓緊明示貸款年化利率。

    97

    以上表述不免帶給人們這樣的印象:在為實體經濟讓利,或壓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過程中,銀行貸款利率受到了較為嚴厲的約束,但銀行存款利率呢?需要看到的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銀行存款競爭異常激烈。尤其是中小銀行,存款來源極其有限,而不得不更多依賴向大銀行進行同業拆借。

    對銀行而言,各種特殊經濟狀況要求銀行不斷加大信貸投放力度,但穩定而安全的存款來源卻不斷減少。實際情況是,所有商業銀行都在依賴新增貸款去創造存款,并依賴短期拆借維系流動性安全。如此金融運行,實際是金融運轉速度不斷加快、金融杠桿不斷提高、金融風險不斷加大的過程。

    近年來,盡管中國金融對外開放不斷提速,但美元霸權實際存在。在此背景下,中國金融目前還沒有條件像美國那樣“依靠全球資本”運行,而使得我們的“基礎金融資源”必須主要依靠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剩余——儲蓄存款。

    問題來了。既然老百姓的儲蓄是中國最為基本的金融資源,那就該全力以赴地穩定儲蓄、保護儲蓄,并使之發揮更為有效的經濟價值。但很遺憾,從2010年開始的各色金融亂象,實際都是奔著老百姓這點儲蓄存款去的。不只是房地產貸款、消費貸款,還有大量P2P、網貸、小貸等形形色色的高利貸市場爭奪這點儲蓄,嚴重沖擊“規范但低利”的正規金融體系,以致銀行吸存難度越來越大,成本越來越高。

    沒有存款哪來貸款?按理說,經濟要增長、M2必須相應增長,而支撐M2增長的基礎貨幣也必須有所增長。但事實是,從2014年至今,中國基礎貨幣近乎“零增長”。這就是說,中國這些年來的M2增長,完全依賴“貨幣乘數”的不斷上漲——從2012年3.6倍漲至現在超過7倍、依賴貨幣流轉速度不斷提高在支撐,這是否意味著中國商業銀行必須要做“無米之炊”?

    對銀行而言,結果是什么?銀行能夠容忍的貸款期限越來越短,這種情況脫離了實體經濟更多需要中長期貸款的要求;如果央行采用“行政命令”迫使銀行發放中長期貸款,那商業銀行的存貸款期限錯配——流動性風險將大幅提高。這個風險反映在銀行間同業市場上就是貨幣市場的日均交易量幾乎直線上升,暴漲。這可能意味著中國金融短期流動性依賴較為嚴重。

    問題是,這樣的金融適合中國制造業的發展需求嗎?從近年金融調控的實際情況看,關鍵時刻增加貸款也好、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也罷,更多是靠“開會+要求”,而貨幣政策幾乎沒用力。比如,央行承認在疫情期間并未實施寬松貨幣政策,而只是采用一些“特殊時期的短期手段”,且疫后很快就收回了。

    但這樣的做法對嗎?客觀地說,央行的“特殊政策”可以很快收回,但銀行放出去的貸款絕無可能很快收回。特殊時期,銀行大幅增加貸款投放,但那都是短期貸款。短期貸款是不是可以“說收回就能實現收回”?不可能。因為疫情期間,企業為維系穩定,必須用這些貸款發工資,疫后還要用這些貸款啟動企業運轉,至少要堅持一到兩個“產銷周期”,企業現金流才可能足夠還貸,才有還款能力。

    正因如此,去年至今,可以看到中央政府多次提出要求:銀行不要抽貸、斷貸,甚至還要續貸,以保護市場主體。但是,包括降低貸款和存款利率、確保“實體經濟擁有足夠的流動性”等這些金融事務,是否只靠“行政干預或加強自律”去實現?很多問題,恐怕亟須認真研究、重新認識。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1期)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