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全球供應鏈承壓

    美國廠商:只要是你能說出來的東西,我們都短缺

    一年前,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各國經濟都在顫抖,消費者也陷入了恐慌性的買買買。但如今,在全球經濟復蘇之際,瘋狂囤貨的卻變成了制造業公司。

    92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周瑞峰  編譯

    一年前,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各國經濟都在顫抖,消費者也陷入了恐慌性的買買買。但如今,在全球經濟復蘇之際,瘋狂囤貨的卻變成了制造業公司。

    床墊制造商、汽車制造商、鋁箔制造商都在購買超出他們需要的原料,以應對商品需求的快速復蘇。這種狂熱正將供應鏈推向失控的邊緣。原材料短缺、運輸瓶頸,價格飆升。人們不由得擔心,超負荷運轉的全球經濟將加劇通脹。

    銅、鐵礦石和鋼鐵,玉米、咖啡、小麥和大豆,木材、半導體、塑料和紙板……整個世界似乎都處于低谷。美國發動機制造商康明斯公司(Cummins Inc.)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湯姆·萊恩巴格(Tom Linebarger)在一次電話會議上說:“只要是你能說出來的東西,我們都短缺。”

    《彭博商業周刊》指出,2021年的大危機與過去的供應中斷之間的區別在于它的規模,以及一個事實——每個人都能看出來——目前這場危機還看不到明顯的結束。

    近幾個月來,一系列事件也沖擊著大宗商品市場,使情況進一步惡化。今年2月,美國中部地區的低溫天氣和大規模停電徹底摧毀了能源和石化業務;3月,蘇伊士運河發生的一場事故使全球航運受阻;5月,美國最大的輸油管道受到黑客攻擊而“停擺”,導致汽油價格自2014年以來首次突破每加侖3美元;現如今,印度的大規模疫情使該國最大的港口也受到了威脅。

    93

    左圖:原材料短缺、運輸瓶頸,價格飆升,超負荷的全球經濟將加劇通脹。截圖來源:《彭博商業周刊》

    右圖:在杭州的一家工廠里,一名工人正在焊接自行車輪圈。截圖來源:《華爾街日報》

    中國制造商“停擺”,世界供應鏈承壓

    6月1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稱,在成本上升的沖擊下,一些中國制造商拒絕接受新訂單,甚至正在考慮暫停業務,這可能會給全球供應鏈帶來更大壓力,并導致更嚴重的通脹。

    原材料價格飆升和工人短缺,使得一些規模較小的中國制造商陷入困境,其中也包括許多向西方市場銷售產品的廠家。一些制造商承壓過大,很難將價格提高到足以彌補成本的程度。許多公司正在尋求解決方案,以避免虧損。

    5月中旬,廣東中山市某廚房通風設備生產商告訴客戶,由于價格波動較大,將暫停接受新訂單,并敦促客戶兩周后再進行議價。該公司在給買家的通知中說,自4月份以來,該公司就一直處于虧損狀態,部分原因是金屬、玻璃和開關大幅漲價。

    中山市一家玻璃廠的老板邢佳亮(音)說,他的公司也無計可施。到目前為止,公司已將價格提高了約5%,但成本卻增長了10%。

    邢佳亮說:“如果原材料成本繼續上漲,我們可能會在大約一個月后停產。”

    鄭冬生經營著一家電子產品制造企業MOMAX,生產從手機無線充電器到智能家居等產品。他說,供應瓶頸讓他開發新產品和新市場變得困難。MOMAX的300名員工中有2/3在深圳的一家工廠工作。由于芯片短缺,生產iPhone適配的充電寶的計劃不得不推遲。

    許多制造商寄希望于推遲訂單或減緩生產,以此來度過當前成本上升的時期,直到大宗商品價格恢復正?;蛉驅οM品的需求降溫。隨著西方消費者花費紓困資金和疫情期間積攢的儲蓄,從自行車到筆記本電腦等各種商品訂單都猛增。這給全球供應鏈帶來了壓力,并推高了原材料價格。

    如果原材料價格繼續攀升,或者西方市場沒有降溫,這一策略可能會失效。在這種情況下,工廠限制生產只會造成更多的商品短缺,進而導致更多的成本壓力。

    渣打銀行一位經濟學家表示:“如果成本壓力持續存在,將有更多中國制造商停產,或將成本壓力傳導至消費端。”他說,后一種選擇可能會更常見,因為最近其他亞洲國家暴發了疫情,這讓中國生產商在與買家打交道時獲得了更強的議價能力。

    中國政府也表達了對這種情況的擔憂。中國經濟從新冠肺炎疫情中強勁復蘇,這有賴于中國繁忙的制造業。如果制造企業難以盈利,可能會減緩復蘇的腳步。這還可能導致國內通脹水平上升,不利于經濟增長。

    最近幾周,中國官員多次就原材料成本上升發出警告,包括要求大宗商品行業的龍頭企業不得操縱市場、囤積居奇以及從事其他可能推高原材料價格的活動。中國官方數據顯示,追蹤中國制造商關鍵原材料采購價格的指數5月份升至72.8,為2010年1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最近進行的調查顯示,約47%的制造商表示計劃在近期調整價格。該行研究部負責人呂進中在5月份的一份官方刊物中寫道,37%的企業表示將對接受新訂單持謹慎態度。超過38%的受訪者預計原材料價格還會再上漲一個季度。

    許多中國工廠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一直沒有足夠的工人來滿足全球激增的商品需求。東莞亞洲鞋業協會的負責人表示,今年該地區的許多鞋廠訂單激增,但一直難以招到足夠多的工人。他說:“這不僅僅是廣東的問題,也是全國的問題?,F在的年輕人寧愿去送快遞,也不愿去工廠上班。”

    佛山市一家約700人規模的鋁材加工企業也表示,盡管今年將工資上調了10%,但仍有70名工人的缺口。該公司負責人表示:“顯然,這對許多年輕人來說吸引力還不夠。也可能是疫情促使更多工人留在家鄉,而不是出去找工作。”

    95 美國最大輸油管道遭攻擊停擺,民眾憂汽油短缺排長隊加油。

    美國最大輸油管道遭攻擊停擺,民眾憂汽油短缺排長隊加油。

    全球共涼熱,美國的制造企業也面臨相同的問題

    美國5月制造業活動回升,隨著經濟的重新開放,曾經被壓抑的需求帶來了雪花般的訂單,但原材料和勞動力的短缺導致未完成的工作堆積如山。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的調查顯示,企業及其供應商“仍然難以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并指出,“創紀錄的交貨期、關鍵基礎材料短缺、大宗商品漲價和產品運輸困難依舊影響著制造業。”

    根據ISM的數據,由于工人和零部件短缺造成的人手不足和短期停工,仍然限制著制造業的增長。Plante Moran Financial Advisors的首席投資官吉姆·貝爾德(Jim Baird)表示:“強勁的需求是我們樂于見到的,但它也讓制造商們疲于應付。”

    ISM的數據顯示,美國5月的制造業活動指數從4月的60.7升至61.2。該指數高于50表明制造業在擴張,而制造業在美國經濟中的比重為11.9%。

    新冠肺炎疫情迫使美國人居家隔離,這使得他們的需求也從服務轉向了商品,導致了供應鏈緊張。病毒也干擾了制造企業及其供應商,導致各行各業勞動力和原材料短缺。

    目前,美國已有超過一半的成年人接種了新冠疫苗,這使得有關部門可以解除一些對企業的限制。這和大規模財政刺激一樣,正在刺激整個經濟的需求。但沒有跡象表明供應瓶頸正在緩解,即使對服務業的需求也正在恢復。

    今年5月份,包括家具、機械、運輸設備、電腦和電子產品等16個制造業都報告了增長。只有印刷及其相關行業報告收縮。

    在電腦和電子產品行業,制造企業抱怨供應商表現不佳,并補充說:“需求激增,我們也正在努力招聘員工來跟上需求。”其他行業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食品、飲料和煙草產品制造商表示:“港口的延誤仍然影響著庫存水平。”金屬制品制造企業報告稱,他們預計供應鏈限制“可能要到2021年第四季度或以后”才會得到改善。

    一項衡量工廠就業的指標跌至6個月來的最低點。ISM的數據顯示,“絕大多數”公司正在招聘或試圖招聘員工,但“超過50%的公司表示在招聘方面存在困難”。雖然有近1000萬美國人失業,但勞動力仍然稀缺。政府資助的大量失業補貼、兒童保育問題、擔心感染病毒(即便疫苗很容易獲得),都被認為是導致員工不出來工作的原因。

    工人短缺,以及用于汽車和電子產品生產的半導體等原材料短缺,導致了未完成工作的進一步積壓。5月,供應商向制造商交貨的時間要比以前長得多,供應商交貨指數躍升至78.8。這是1974年4月以來的最高讀數,4月份的讀數為75。該指數高于50,表明交割放緩。隨著限制因素的增加,工廠生產增速降至去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富國銀行(Wells Fargo)資深經濟學家莎拉·豪斯(Sarah House)說:“這一定會讓工廠感到憤怒,因為他們看到了千載難逢的需求激增,但由于工人和原材料的短缺,而無法充分利用這一機會。”

    物資短缺還使投入價格(編者注:即生產要素價格)居高不下,加劇了通貨膨脹。ISM制造業價格指數徘徊在2008年7月的水準附近,而那時經濟正處于大衰退的陣痛之中。

    多數經濟學家和美聯儲主席杰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認為,通脹上升將是暫時的。但也有人擔心,雖然庫存下降給企業提供了充分的定價權,但是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高可能擠壓企業利潤率。

    據《彭博商業周刊》報道,一項不包括食品和燃料的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4月較前一個月大幅上漲,創下1982年以來的最大漲幅。美國生產商定價的漲幅是經濟學家預期的兩倍。除非企業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并提高生產率,否則它們的利潤率就會受到擠壓。

    丹尼斯·沃金(Dennis Wolkin)也卷入了這股逆流之中,他的家族經營著一家生產嬰兒床床墊的企業,已歷經三代人。通常來說,經濟擴張有利于嬰兒床的銷售。但如果沒有泡沫填充物這一關鍵原料,額外的需求就毫無意義。沃金使用的這種聚氨酯泡沫已經出現了擠占現象——部分原因是2月份美國南部的嚴寒,以及所有公司都在過度囤積原料。

    雖然聚氨酯泡沫比疫情前貴了50%,但沃金會購買他所需量的兩倍,而不是拒絕新客戶的訂單。他說:“每一家像我們這樣的公司都會超量購買。” 在過去,沃金可以在周一訂購泡沫,周四就能送貨上門?,F在,他的供應商不能保證任何東西。顯而易見的是,他不可能永遠維持較高的成本投入,同時仍然保證質量。沃金說:“這是一個長期的問題。通脹即將到來——在某個時候,你必須把它轉嫁出去。”

    (編譯自《華爾街日報》、路透社、《彭博商業周刊》)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1期)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