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結束外資品牌一統天下,實現挖掘機銷量全球第一

    三一重工要在海外再造一個“三一”

    梁穩根極其看重數字化轉型,他曾說,集團的數字化要么“翻船”,要么“翻身”。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湖南長沙報道

    “去年,三一挖掘機銷量創造了歷史最高紀錄。”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說,三一能夠成為全球挖掘機銷售冠軍,尤其是2020年能夠實現高增長,主要是因為2020年全球主要經濟體實現經濟正增長的只有中國,而目前,三一挖掘機80%的市場都在中國。

    根據全球調研機構Off-Highway Research的數據,2020年,三一重工共銷售98705臺挖掘機,占據全球挖掘機市場15%的份額,成為全球銷量第一名。

    不光是三一重工快速崛起,過去的20年,徐工、柳工、臨工等各大國產品牌在挖掘機市場掀起了一股國貨潮。數據顯示,到2020年底,國產品牌在中國挖掘機市場的占有率已經超過70%。但在20年前,2000年,本土品牌銷量僅502臺,占市場總量的5%。在經濟發達、競爭激烈的廣東等地區,國產挖掘機的銷售幾乎為零。

    75

    從國外品牌占比95%,到國產品牌占比超70%

    20世紀60年代,中國開始自主研發挖掘機,與日本幾乎同時起步。然而,直到2000年以前,美國的卡特彼勒以及日本的日立、小松等外資品牌長期占領中國挖掘機市場90%以上的份額。

    湖南中旺營銷總監王廣回憶說,當時誰若買了國產機,就會被認為是不懂行,往往也很難接到活兒。

    2003年,三一重工決定進入挖掘機行業。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認為,挖掘機是工程機械行業皇冠上的明珠,不做挖掘機就說不上是一家真正的工程機械企業。

    然而,挖掘機很難做。一開始,三一重工以組裝的形式做了十幾臺試驗機,無一成功。其第一任總經理代晴華說,這一批試驗機的平均無故障工作時間只有8個多小時,也就是說,新機器出廠工作不到8小時,就要出故障。

    “剛剛成立時,一切都不成熟,沒人沒設備沒工具,什么都缺。”代晴華回憶道。

    2004年,挖掘機項目幾乎耗盡了三一重工的現金,此后幾年也幾乎沒有效益,三一重工內部還有關于“虧損嚴重的挖掘機項目下馬”的聲音。

    從全國來看,國產挖掘機只能算是剛起步。一個細節是,2009年從日本回國加入三一重工的曹東輝發現,找遍全國,竟然連一家挖掘機耐久性試驗場地都沒有。

    不過,堅持做下來的三一重工終于在2007年實現了挖掘機項目盈虧平衡。2011年,三一重工挖掘機國內市場占有率達到12.3%,超越所有外資品牌,成為行業第一。自此之后,三一重工始終保持國內第一的地位,市場份額不斷攀升。

    占領國內市場之后,國產挖掘機近年來加速出海,進軍國際市場。2021年4月,我國挖掘機出口銷量5472臺,同比增長166.3%。

    三一重工董事、三一重機董事長俞宏福透露,今年,三一挖掘機銷量仍將實現較好增長,海外市場更是高速增長。三一的目標是,“十四五”期間,在海外再造一個“三一”,讓海外銷售規模達到百億美元。

    76

    5分鐘下線一臺挖掘機,千里之外遠程無人遙控

    在上海臨港新區和江蘇昆山的三一重工挖掘機生產基地,人們能夠發現其挖掘機成為行業第一的原因。

    俞宏福說:“我們的夢想是做世界上最好的挖掘機。”要實現這一目標,靠的是三一重工多年來打下的制造基礎。

    早在2008年,三一重工建設挖掘機生產線時,就開始大規模使用焊接機器人,使挖掘機使用壽命大約翻了兩番,售后問題下降約3/4。一個焊接機器人的效率相當于四五個焊工,而且更加穩定,大大提升了整個生產體系的效率與產品質量。

    三一重機中挖公司制造總監涂曉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從一塊鋼板到一臺挖掘機下線,上海臨港新區最快可以用時5分鐘,全部實現自動化生產。

    “每個零部件、每個設備都是數字化連接起來的,這樣聯系起來后,我們知道每一個焊接件的焊接電流大小、每一個螺栓是誰擰的、擰了多少力矩都清清楚楚,而且每次擰的力矩都是標準化的,這就保證了產品質量。”涂曉丹說。

    如今,從小型挖掘機到大型挖掘機,三一重工的產品均已全面追上甚至在部分技術指標方面領先外資品牌。新的挑戰是超大型挖機,在這一領域,現在的王者仍然是外資品牌。

    俞宏福則表示:“別人能做到的,我們一定要能做到,而且我們很多方面要做得比他們更好。”

    在5G應用與無人化方面,三一重工挖掘機走在了前面。

    2019年,三一重工、華為等聯合打造的全球第一臺5G遙控挖掘機正式亮相,通過移動5G網絡,工作人員和試駕觀眾啟動了遠在千里之外礦山中的一臺挖掘機,這是全球工程機械行業首個5G應用落地的案例。

    不過,向文波坦言,相對于汽車無人駕駛,工程機械要實現無人化可能更難,因為工程機械操作場景很簡單,但駕駛很復雜,比駕駛汽車復雜得多,要把操作手完全靠感覺去操作的技能變成機器的智能,難度很大。在這方面,三一重工會堅持自己去做。

    自主可控是秘密武器,電動化是最大機會

    核心零部件的自主可控,是三一重工挖掘機看不見的秘密武器。

    2011年之前,中國市場能生產出多少臺挖掘機,取決于當時的日本與韓國兩大油缸廠在中國市場投入多少油缸。

    三一重工不希望核心零部件仰人鼻息,于是大量自研主要核心部件。

    向文波介紹,目前,集團成功研制專用底盤、發動機、控制器、油缸、泵閥馬達、減速機、回轉支承等核心零部件,并全面應用,徹底告別“卡脖子”的困境,實現全產業鏈“自主可控”。

    除了自研,三一重工還與國內多個供應商共同發力核心零部件,其中,與恒立液壓(601100.SH)長達近20年的合作堪稱業內佳話。

    2004年,恒立液壓走上了挖掘機液壓油缸的自主研發之路,最初步履蹣跚。

    恒立液壓董事長汪立平回憶,那時,他拿著小板凳等在各個廠門口,一家家去尋找產品試用的機會,“只有三一重工大膽試用了恒立的液壓油缸。”

    首批液壓油缸用在三一重工的20噸新型挖掘機后,問題不斷,只能返廠。而和產品一起返廠的,還有三一的研發人員。

    時任三一重工挖掘機項目負責人的代晴華回憶,當時挖掘機項目整個團隊就百余人,雖然人手緊張,但還是抽調了最精銳的力量,和恒立的員工一起研究分析、查找問題、提升質量、重新制造。

    2011年,三一重工挖掘機銷售量成為國內行業第一。同年,恒立液壓上市,成為當時國內唯一規?;a挖掘機高壓油缸的上市公司。

    2019年,三一重工對恒立液壓油缸采購量近4億元,其他液壓件也有較大金額采購。

    在核心零部件領域,向文波認為,能源體系決定工業結構,過去以燃油發動機為根本的體系,未來必將轉換成電驅動為主,而恰好中國已經在電動化走到世界前列,這對三一是最大的機會。

    2020年底,三一重工在江蘇昆山園區推出全球第一款“批量化生產”純電動挖掘機。

    三一重機電氣化研究所副所長王東林說,與燃油型號比,純電機的輸出效率能達95%以上,較傳統燃油機的不足40%提高一倍多。

    挖掘機指數正處于繁榮期

    5月30日,俞宏福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從目前看,無論是挖掘機的開工率還是作業工時,都顯示挖掘機指數在繁榮期。

    2014年,一位領導來視察,要求定期匯報設備的運營數據。受此啟發,向文波認為:“當時有波羅的海干散貨指數通過船運預測經濟,我們想到,工程機械也能反映國家投資基建的情況。”于是,向文波提出了“挖掘機指數”。

    2015年,三一重工首度推出“挖掘機指數”,能非常直觀地看到各設備的開工情況,以及反映當地基建施工情況,后成為政府部門制定宏觀政策的依據之一,被稱為“中國經濟晴雨表”。

    俞宏福說,這只是挖掘機指數的一個方面,對三一重工來說,更重要的是其對企業自身的價值。

    挖掘機指數最初的來源是為管控銷售回款。挖掘機銷售一般是分期付款,為保證順利收回款項,三一重工在每一臺挖掘機上裝配了一個小小的傳感器。通過傳感器,企業可以全面掌握這臺設備的運行工況、路徑等,以此判斷機主是否惡意欠款,是否進行“鎖機”操作。

    于是,基于數據傳回系統,三一重工構建起大數據平臺,鏈接約67萬臺設備,現在每天的數據量達到2億條。

    涂曉丹說,通過大數據平臺,挖掘機的每一個動作、燒的每一滴油、挖的每一斗土都能看到,還可以記錄每個機手的操作習慣,能幫助客戶管理設備,降低油耗約8%,這對耗油量頗大的挖掘機來說,極大地提升了效率。

    5月31日,三一重工發布一款新的大型挖掘機。三一重機副總工程師兼大挖研究院院長曹東輝介紹,“每一斗有多重、一天挖了多少斗”,產品會自動采集各種運行數據,以此識別用戶的習慣、常見工況等,再通過算法智能修正主泵排量等進入最佳油耗區,“就像開了一臺自動擋的車”。

    梁穩根極其看重數字化轉型,他曾說,集團的數字化要么“翻船”,要么“翻身”。2019年6月,三一重工投資近100億元同時啟動20多個“燈塔工廠”等智能單位的建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制造業深度融合。

    “當大家認為三一是一家軟件公司時,我們就轉型成功了。”向文波表示,作為一家傳統制造企業,三一重工正在加速推動數字化轉型,30000名工程師、3000名產業工人,實現3000億元銷售額,是三一未來5年的目標。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1期)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