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千億街道”陳江:三星撤離3年后重回千億

    像珠三角的很多地方一樣,陳江給人這樣的第一印象:路新,樓新,消費力強,視野所及總有工地正在抓緊建設。這里曾是惠州市首個“千億鄉鎮”,這幾年經歷了三星撤離的產業陣痛,正在努力重回千億。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姚坤 |  廣東惠州報道

    5月31日,一場大雨驅散了惠州的溽熱,開車行駛在陳江街道仲愷五路,透過擋風玻璃和不斷搖擺的雨刷,看見車流里頻繁穿梭的寶馬和奧迪,在路旁購物中心的墻體上,掛著沃爾瑪和萬達影城的大招牌,遠處是鱗次櫛比的簇新樓盤,環顧四周還能望見好幾處腳手架和塔式起重機,像伸進天空的秋千。

    像珠三角的很多地方一樣,陳江給人這樣的第一印象:路新,樓新,消費力強,視野所及總有工地正在抓緊建設。這里曾是惠州市首個“千億鄉鎮”,這幾年經歷了三星撤離的產業陣痛,正在努力重回千億。

    “最遲明年嘛,我們一定要重回千億。”陳江街道黨工委書記戴偉煥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P87

    陳江通過“三舊改造”盤活土地存量,為城市發展騰出空間。

    在三星提出撤離前即已開始籌謀,用3年時間填補空缺

    三星走后怎樣?這可能是外界對陳江關注的焦點。

    陳江的全稱是廣東省惠州市仲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陳江街道辦事處,地處惠州西南,與深圳、東莞、大亞灣鄰近,從這里開車去惠州市區半小時內能到達。

    2013年,陳江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達1402億元,成為惠州市首個千億級鄉鎮,在全國排名前列。2014年,陳江的GDP達到268.83億元,占了惠州市約1/10的比重,而當時其面積僅為惠州市的千分之七。

    在陳江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惠州三星——當時三星電子在中國最大的手機生產基地,功不可沒,2013年,即陳江經濟數據取得歷史性突破的這一年,惠州三星在陳江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中貢獻過半。此外,惠州三星還帶動了產業鏈上相關企業在陳江的投資和發展。但另一方面,惠州三星占比過大,也容易形成“月朗星稀”的依附型產業生態,一旦三星衰退或撤離,陳江經濟勢必受到巨大影響。

    2019年9月,這一風險成為現實,三星惠州工廠宣布關閉,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占有率大幅下滑或為主要原因——2013年為20%,到2018年已跌至0.8%。

    對此,陳江已經提早籌謀。

    “實際上,我們在三星提出要走之前,在2018年左右,就已經開始謀劃了。”陳江街道黨工委書記戴偉煥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2018年,從三星關閉天津手機工廠,已經能看出一些動向,我們就開始謀劃。”戴偉煥說,“要不然今年不可能有這么多項目能見成效。”他介紹說,一般項目從引進,到動工建設,再到見成效,需要三四年時間。陳江在2020年有6個項目、在2021年將有13個項目投產見成效。

    因為惠州三星逐步撤離,并于2019年清零,陳江的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從2018年的1204.81億元,下滑11.9%,至2019年的983.41億元,到2020年再下滑18.9%至627億元。

    “這期間,陳江除三星之外的數字是往上的,但三星的規模確實大。”戴偉煥說,2021年投產的13個項目,產值大概是200億元,這將使陳江的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止跌轉升,達到約900億元。“而明年和后年我們還陸續有更多項目落地建設投產,這樣明年重返千億是客觀能實現的。用3年的時間,把三星撤離的空缺填補上,這個應該說是很了不起。”

    在近幾年陳江引進的項目中,不乏名企身影,比如TCL和贛鋒鋰業。其中,TCL集團模組整機一體化智能制造產業園項目,主要從事華星光電高世代模組子生產線建設及TCL多媒體智能顯示終端的研發及生產,計劃總投資129億元,可實現產值888億元,已于2017年7月投產。

    戴偉煥用“3+6”概括陳江現在的產業分布,即智能終端、新型顯示、新能源等三大支柱產業,再加上激光、人工智能、智能裝備、醫療器械與大健康、新材料、軟件與信息服務等六大新興產業。這和此前惠州三星“一家獨大”的產業格局已經完全不同。

    P88-1

    P88

    為什么好項目愿意來陳江?

    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戴偉煥反復提到“為企業服務”。

    戴偉煥認為好項目之所以愿意來仲愷高新區、來陳江,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區位優勢和產業聚集,陳江毗鄰深圳、東莞、大亞灣,交通便利,而且多年來在電子信息產業方面已經有積累,上中下游的產業鏈配套較完善,能夠承接好港澳廣深的產業溢出;二是友好的營商環境。

    “硬件不足軟件補嘛,我們基層‘泥腿子’要實在,服務的政策是一樣的,但是服務的態度是主觀決定的,服務的渠道是可以創造和多樣化的,關鍵是用心了沒有。”戴偉煥說。

    企業感受到的“態度”,可能就體現在工作方法和工作效率里。

    “這個按期完成的,我們就掛個笑臉;逾期的,就弄個地雷。”在辦事處一樓大堂,陳江街道黨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鄧東升指著一面墻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這一面墻是一整張“任務表”,全稱是《陳江街道2021年重點工作——掛圖作戰進度表》,分成“產業發展”“經濟指標”“生態環境”“征地拆遷”“民生保障”“園區建設”六大類,每個大類下的每一個項目,都標好掛鉤領導和負責人,并按年度目標,逆向拆解出每個月應該達成的進度,還用“笑臉”和“地雷”標出每個月的進度完成情況。

    責任到人,逆向拆解,定期回顧,接近逾期還有預警,戴偉煥稱之為“掛圖作戰”。

    “我們的督辦從任務布置環節開始介入,據實通報,快到節點了,進度沒完成會預警。我開會的時候都直接說了,欺騙督辦就是欺騙我。”戴偉煥笑著說,“這些都列入年度考核,對完成得好的,真正拿出錢來獎勵。去年區里面獎勵我們100多萬,街道還配合拿出100多萬來嘉獎。”

    鄧東升介紹,為方便企業反饋項目落地過程中遇到的問題,陳江正討論開發一款專用APP(或名為“黨企直通車”)。“現在來陳江的項目多,一家一家走訪,人力不夠,所以希望能搭建一個和企業交流的平臺。”鄧東升說,“一個項目要動工,可能會遇到臨水、臨電、審圖等一系列需要協調的事項,如果讓企業一項一項自己去跑,很容易延期,其實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所以我們希望能把服務前置。我們這里可以做到,為了一家企業專門開一個會,比如一些企業在驗收、報建時比較著急,我們可以開專題會去快速推動。在這個過程中,企業也能感受到政府的態度。”

    在引入TCL集團模組整機一體化智能制造產業園項目時,陳江在兩個月內實現了3個村的搬遷,征地一百多萬平方,助推企業一年建成投產。戴偉煥說,TCL方面沒想到陳江真的能用這么短時間完成土地供應,還特別表示了感謝。

    近期,大宗商品原材料漲價也對陳江的中小企業造成壓力。“我們經濟口的同事走訪發現,中小企業還能接到訂單,但因為原材料漲價,利潤變薄了。”鄧東升介紹說,陳江街道為此組織了“中小企業融資平臺推介會”,協調銀行和企業互動,“企業反饋很好”。

    人口是觀察經濟發展的重要參考,從2013年到2021年,除去2019年,陳江人口都保持增長。近幾年伴隨項目落地而來的人口增長,也對陳江的民生建設提出了更高要求。

    “營商環境也需要基礎設施來支撐,交通、網絡、醫療、教育等?;葜菔兄行尼t院的仲愷分院就在陳江,去年我們作為一個鄉鎮,建了3所學校,今年學校還會增加。”戴偉煥說,“不斷地有企業過來,小孩教育的問題要解決,民有居、幼有學、老有醫,民生這一塊要跟得上才行。”

    不只是明年重回千億,陳江還定下了更長遠的目標。據戴偉煥介紹,近幾年,陳江引進落戶項目將達到67宗,動工項目42宗。預計全部項目投產后可達年產值2085億元,實現年稅收64億元。

    “我們的目標是,5年內,這些項目全部投產,年產值沖2000億元,再‘造’一個新陳江。”戴偉煥說。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1期)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