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積極適應匯率雙向波動常態

    國家外匯管理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5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2218億美元,創逾5年以來新高。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評論員  葛豐

    國家外匯管理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5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2218億美元,創逾5年以來新高。

    本輪外匯儲備較快增長是多因素共同推動的結果:其一,受疫情影響,全球供應鏈遭較嚴重破壞,而中國得益于疫情防控巨大成功,產能恢復一枝獨秀,出口訂單不降反升。來自海關總署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我國出口同比增長30.1%,比2019年同期增長23.6%。貿易順差1.32萬億元,同比增加56.2%。

    其二,此次疫情是一次綜合性考驗,中國的優異表現進一步凸顯自身發展巨大的潛力與韌性。經歷這次疫情考驗,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首選目的地,2020年流入我國的直接投資逆勢增長14%,達到2120億美元。

    其三,美國“大水漫灌”式的刺激政策導致美元不斷走弱,目前美元指數已處于相對低位的90.00上下,全球主要國家金融資產價格相對美元有所上漲,導致外匯儲備中的非美元貨幣折算成美元后金額上升。

    其四,在全球主要經濟體“集體放水”背景下,中國穩健的貨幣政策基調使得人民幣資產“避險”功能進一步增強,而人民幣幣值走強進一步推動資金流向境內。

    總體而言,我國外匯儲備上升是一系列因素疊加所致,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我國經濟穩中向好且相對實力持續上升。當然這個過程中,也要防范匯率與外匯儲備上升過快可能帶來的短期沖擊。

    從以往經驗來看,這種沖擊可能在宏觀、微觀層面產生不同程度風險因素,例如2014年以前,在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推動下,我國外匯占款曾經被動式過快增長,由此導致貨幣政策自主性受沖擊,流動性水平過高等問題。

    “811匯改”打破了人民幣長期單邊升值趨勢與預期,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邁出市場化關鍵一步。其后5年多時間里,人民幣匯率在雙邊波動形態下基本穩定,但是這個過程中,也曾經因為一些時段內的匯率異動,在微觀層面對企業形成一定干擾,如2019年8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曾因外部環境影響,在較短時間內跌破整數點位“7”。

    因應匯率彈性提升可能伴隨的短期沖擊,5月1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特別提到“保持貨幣政策穩定性和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之后,央行、外管局先后出臺一次性提高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兩個百分點和發放103億美元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額度等措施。應該說,中國日臻成熟完善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已較有把握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在宏觀風險基本可控情況下,當前匯率風險防控的重點在于企業與金融機構等市場微觀主體。這些第一線的主體一定要深刻認識到,隨著我國經濟金融開放度與市場化不斷提升,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波動將成為常態,因此,千萬不要用刻舟求劍的思維去押注匯率單邊升值或貶值,而是要及時樹立“風險中性”理念,主動做好匯率風險管理,從而既防自身匯兌損失,又可避免市場因“羊群效應”過度反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