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記者親歷最大規模的核酸檢測

    聚焦廣州疫情防控

    高風險地區管理和疫苗接種成兩大防線

    親歷史無前例核酸檢測,醫護人員為廣州筑起第一道防線。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鄧雅蔓 | 廣州報道

    5月21日以來,中國“南大門”城市——廣州開啟了一場與新冠變異病毒的極速競賽。

    截至6月8日24時,廣州市內已出現106例確診病例,這是此次本土突發疫情暴發以來,廣州市內確診病例首度過百。

    面對突發疫情,廣州的防控應對可圈可點:短時間內完成全球城市最大規模的核酸檢測、3天內完成近2000萬人次的核酸采樣、33小時內完成對南沙區的封閉和解封……

    放眼全球任何一座城市,上述決策的執行落地都并不容易,人力物力財力缺一不可,但廣州做到了。

    原本,作為入境中國的南方要塞,全國每天的入境人員中,90%都要經由廣東,這給廣州乃至整個廣東省都帶來不小的考驗,可謂是“為國抗病毒”。

    不過,也正因如此,廣東諸城中的醫療主力——廣州別無退路,正面迎戰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隨著全員檢測的落地,變異病毒的傳播軌跡和規律正愈加清晰地凸顯出來,再加上廣州早已暗暗蓄力的“兩大招”——疫苗接種和社區分級管理,相信廣州接下來的應對將更得心應手,疫情好轉的拐點在不遠處。

    36

    37 從事核酸檢測的醫護人員隊伍 圖片來源:中山六院

    從事核酸檢測的醫護人員隊伍  圖片來源:中山六院

    親歷史無前例核酸檢測,醫護人員為廣州筑起第一道防線

    6月4日以來,廣州陸續啟動11個區的全市核酸檢測大排查,并在短短3天內累計核酸采樣1869.67萬人次。

    身處廣州白云區,《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親歷了這場大規模核酸篩查。

    6月5日下午3點左右,周邊居民紛紛按就近原則,前往白云區百信廣場進行核酸檢測登記和排隊,記者注意到,這次的檢測以組檢測為單位,記者和身后的6人排成一組。

    現場秩序井然,輪到記者時,醫護人員將棉簽擦拭過咽喉,然后順著試管瓶“咔嚓”一聲將棉簽頭折斷,使其自然滑進裝有試劑的試管中,她的手速很快,每個人花費時間前后不到10秒。此外,同組人員的棉簽頭不單放,而是按排隊順序放置在同一個試管中。

    現場的社區工作人員解釋,分組檢測主要是為了提高檢測效率,不會影響結果,一般24小時內可出檢測結果,如果檢測結果是陽性,專門電話通知;如果檢測結果是陰性,最遲三天內會顯示在個人健康碼中。

    6月7日,當日的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在記者的個人健康碼中,檢測機構顯示是來自東莞的一家醫學機構。

    對于被檢測者而言,承受的只是心理壓力;對于一線醫護人員而言,大規模核酸檢測是一場考驗身心的“硬戰”。

    “從早上6點半進行物資準備到晚上8點換崗,汗水濕透了衣裳,一遍又一遍,只為守護家園。”5月31日晚上10點半,中山六院的消化內科副主任郅敏在微信朋友圈這樣記錄她的一天。

    早在廣州本土病例剛出現時,廣州各大醫院就聯手公安等部門,在重點區域搭起了核酸采樣點和疫苗接種點,并向全市召集核酸采樣支援隊。

    5月31日,廣州中山六院派出501人組成核酸采樣隊伍,前往支援天河區員村街道27個社區、天園街道6個社區,承擔62個采樣單元逾20萬檢測量的核酸采樣任務,并在兩天內完成了14萬的檢測量。

    38 中山六院醫護人員郅敏的朋友圈 圖片來源:中山六院

    中山六院醫護人員郅敏的朋友圈 圖片來源:中山六院

    6月1日,原本處于酷暑天氣中的廣州迎來了為期一周的暴雨天氣,中山六院派出的醫護人員不得不在“一會兒暴曬,一會兒暴雨”的天氣中完成檢測采樣工作。和很多醫護人員一樣,郅敏在朋友圈中為大家打氣。

    按廣州最新防控規定,高風險地區在隔離第1天、第4天、第7天、第10天、第14天,都會對區域內全體居民開展核酸檢測。截至6月1日24時,中山大學10家附屬醫院一線核酸檢測醫務人員已累計投入5484人次,累計采樣768673份。

    自6月4日廣州宣布開啟全市核酸檢測大排查以來,醫護人員的任務變得更加繁重,郅敏所在的消化內科同事紛紛被派去支援花都、白云和增城等地。“大家苦點累點都沒關系,唯祝愿,廣州平安,早茶走起。”6月6日,郅敏在朋友圈寫下自己的祈愿。

    除了廣州本地,廣州周邊城市深圳、東莞和珠海等也紛紛派出醫護團隊,分區對廣州進行檢測支援。比如,深圳的千人醫護隊伍此次就重點對口廣州南沙區。

    正是像郅敏這樣的醫護人員存在,廣州才能從人群中篩查出感染者,守住疫情的第一道防線。

    兩大防線:高風險地區管理和疫苗接種

    廣州不惜代價完成全市全員核酸檢測,使得其疫情防控有了更清晰的走向。

    “我們在1900萬人的核酸檢測中額外發現了10個陽性感染者,整體陽性率在預期之內,陽性率比較低,說明整個廣州市人群感染率非常低。”6月8日,廣州衛健委疾控處副處長李鐵鋼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此次排查中所發現的陽性檢出者均來自荔灣區和南沙區,通過對發現的10人進行進一步流行病學調查和細致分析,發現都來自之前管控的重點場所,進一步證明之前嚴抓重點場所、嚴抓重點區域防控的策略是正確的。

    此外,他還解釋道,核酸檢測陽性率較低,證明了整個社區的傳播率比較低,沒有形成廣泛性的社會傳播。

    “目前廣州疫情較為局限,仍然局限在之前發生疫情的區域,說明前期防控效果明顯。”李鐵鋼總結道。

    廣州的疫情防控是逐步收緊的。從5月29日起至6月9日,廣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連發6份通告,主要針對分級分類防控、離穗車輛和人員管理等方面。

    通告顯示,對于高風險地區,要求嚴格居家,足不出戶,執行封閉管理,核酸檢測日日做或隔三日一做;對于中風險地區,要求進行防控管理,居民們需做到人員只進不出、嚴禁聚集,核酸檢測基本每隔三日一做。

    依據此次核酸排查的結果,李鐵鋼提出了疫情防控的下一步重點工作:在做好整個城市及人群管控的同時,狠抓重點人群、狠抓重點區域,及早發現病例、及早采取果斷措施,力爭把疫情控制在目前已知的區域內。

    除了對重點區域和重點人群進行管理,廣州的下一步防控工作還離不開疫苗接種。6月6日下午,廣州重新恢復新冠疫苗第二針接種的社會預約通道。

    疫苗接種首先是為了防患于未然。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八醫院院長雷春亮表示,此次新冠肺炎感染者出現普遍病毒載量高、疾病傳播能力很強、病情進展迅速和潛伏期非常短等特點。

    截至6月3日,廣州本土感染病例發現有4名患者已注射第一針新冠疫苗。雷春亮指出,由于已經接種第一針疫苗產生抗體,他們的基本病情都不重。

    對于自家門口的疫情,廣州自然不惜“重金”。6月2日,國家呼吸醫學中心、廣州實驗室指導金域醫學等單位共建的4組“獵鷹”氣膜方艙實驗室在廣州體育館初步搭建完成,并于第二日正式開始核酸檢測。

    這是2020年以來,廣東首次投入使用方艙實驗室。該氣膜方艙實驗室每組占地約210平方米,由試劑準備區、樣品處理區、擴增區組成,配備自動開蓋加樣機、全自動核酸提取、全自動點樣、PCR(聚合酶鏈式反應)擴增儀等檢測設備。

    不僅是廣州,整個廣東的疫苗接種都在不斷提速。據廣東省衛生健康委數據,截至6月6日18時,廣東累計接種新冠疫苗7123.76萬劑次,首次突破7000萬人次大關。

    其中,截至該日累計接種5595.14萬人,共有1543.48萬人完成全程接種,至少接種一劑目標人群覆蓋率66.91%。6月5日,廣東單日接種量達280.27萬劑次,創下單日新高。

    預計6月底,廣東將完成一、二、三類地區80%、60%、40%的18~59歲目標人群全程接種任務。

    39 陳紅用APP 買的25 元物資包 圖片來源:受訪者

    陳紅用APP 買的25 元物資包 圖片來源:受訪者

    高風險地區:防控仍會加嚴,由三方網格化管理

    陳紅一家所在的小區,離此次疫情病例出現頻率最高的地方——荔灣區海南村只有3站公交的距離。

    “5月29日,我們被通知小區封閉的消息,那時候每家可以有一個人出去采購物資,我一去商場就發現所有肉都被賣空了,就趕緊搶了一點雞蛋和青菜回家囤著。”陳紅回憶那天的場景,她沒有想到小區那么快被封閉,因為家人在5月28日晚上才剛做完核酸檢測,檢測結果都還沒出來。

    5月30日,陳紅發現樓下超市還可以營業,但是必須買打包好的定價菜,“價格還是比較正常的,瘦肉20元一份,菜就幾塊錢,跟平時差不太多”。

    但情況從6月3日起發生了變化,那天下午,陳紅突然收到小區通知:所有人必須足不出戶,居家隔離,進行封閉管理。

    “在此之前,我們還以為很快就會解封,后來才知道,附近小區有人做了3次核酸檢測才顯示陽性,兩次顯示是陰性也不安全。”陳紅說道,從那天起,買菜的選擇變少了,自己一般是通過興安優選和風行生鮮買25元、50元或者100元的物資包,這種物資包一般是有肉有菜的那種,能對付一兩頓,其他的日用品就只能業主群詢問或者求助社區工作人員。

    6月6日,陳紅一家所在小區做完了第三次核酸檢測。她表示,這段時間確實是一次難得和家人全天候相處的時光,但收入變少還是心里有點慌,底薪不高,干一天才有一天的錢。

    此次隔離期間,除了做核酸檢測的醫護人員,陳紅一家接觸的人員就剩社區工作人員(傳送物資)和公安(突發事件求助)。這凸顯了此次廣州疫情防控中的“網格化管理”特色,每戶小區家庭就圍繞著醫護、公安和社區工作者組成的小組活動。

    “他們的工作真的很辛苦,要不是他們,我們都不知道日常怎么生活,我最大的愿望是早日解封,這樣我們心里輕松了,他們也能好好休息一下。”回憶起前面10多天的隔離時光,陳紅說道。

    40 廣州公安和農貿市場人員合力完成物資搬運、清點和整理工作。圖片來源:廣州公安

    廣州公安和農貿市場人員合力完成物資搬運、清點和整理工作。圖片來源:廣州公安

    截至目前,廣州疫情高風險小區的防控要求仍在不斷加嚴,6月7日,廣州市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18號文件稱,為避免人員聚集,即日起關停全市中高風險及封閉、封控管理區域的農貿市場;此外,文件還提到,即日起全市餐飲場所、醫療機構等重點場所實行掃碼進場等新規定,加強部分重點場所疫情防控管理。

    針對陳紅心里最為疑惑的“為何一些地區已經過多輪核酸檢測但仍有陽性感染者”問題,李鐵鋼對此的解釋是,病毒入侵人體后,需要在體內經過一定程序和時間,才能通過實驗室檢測出來,所以不同人被檢出核酸的時間不一樣,發現新發病例之后會立即啟動對該區域的快速核酸篩查,這就會發現一部分陽性病例,但有一部分人可能并不是今天就能檢測到,于是就會啟動第二輪、第三輪核酸檢測等,即用多輪核酸檢測來發現處在不同階段的核酸陽性人群。

    (文中“陳紅”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1期)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第11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