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 id="cm20e"></blockquote></blockquote>
    <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menu id="cm20e"><menu id="cm20e"></menu></menu><blockquote id="cm20e"><samp id="cm20e"></samp></blockquo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起底食用油漲價

    原料價格大漲,生產商賣一桶反虧十幾元

    今年以來,國內食用油價格“漲聲”此起彼伏,從最初的菜籽油漲價,到后面的豆油、棕櫚油,以及高價位的花生油,4種主要食用油價格已呈現出較為明顯的上漲態勢。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郭志強

    今年以來,國內食用油價格“漲聲”此起彼伏,從最初的菜籽油漲價,到后面的豆油、棕櫚油,以及高價位的花生油,4種主要食用油價格已呈現出較為明顯的上漲態勢。

    “油瓶子”成為百姓關注的熱點。市場人士甚至預測,未來食用油原料仍將保持上漲趨勢,原料價格翻倍近在咫尺。

    國內食用油價格為何大幅上漲,如何保障老百姓的“油瓶子”?《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做了一番市場調查。

    32

    視覺中國

    “食用油原料開啟新一輪漲價周期”

    2020年,全國餐飲業市場受疫情影響不小,尤其是上半年,很多餐飲門店未開門營業,對食用油的需求降到歷史低點,食用油價格也隨之跌落谷底。國內一家小有名氣的食用油生產商高管王權透露,在這種市場環境下,他所在的食用油生產商倉庫里囤積了大量待出貨的食用油。

    2020年下半年,國內餐飲業市場緩慢恢復,食用油市場需求回暖,食用油原料價格也迎來一波漲價潮。

    “春節以后,生產食用油的原料漲價幅度已經達到20%左右。這是2020年經歷一波漲價潮后,食用油原料開啟的新一輪漲價周期。”王權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從2020年初菜籽油價格大幅上漲到棕櫚油被熱炒,國內食用油價格保持上升態勢,目前仍處于高位。

    油料對外依存度過高是我國食用油產業的一大隱憂。據《經濟日報》報道,我國植物食用油對外依存度高,豆油、菜籽油和棕櫚油三大食用植物油品種中,豆油對外依存度超過80%,棕櫚油全部依賴進口,國際國內食用油價格聯動效應強,國際市場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對國內食用油價格產生影響。

    “春節過后,像豆油、菜油這類原料,價格漲得嚇人!”王權告訴記者,企業采購成本的上升,將推高食用油終端市場價格。隨著成本的提升,僅今年一季度,王權所在的公司對外銷售的食用油批發價也水漲船高,已經進行了兩輪提價。

    “不漲怎么活下去?今年1月、2月我們產品都提價了,不過漲價幅度并不是很大。雖然原材料漲了很多,但也不能全部傳導給市場,企業內部要消化漲價帶來的一部分壓力。”王權說。

    4月8日,一位已從事食用油生產10多年的企業負責人給《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算了一筆賬:2020年6月,正常市場報價每噸菜油7000元左右,每噸豆油6000元左右;而到今年春節前后,尤其是2月,菜油、豆油價格都創出新高,菜油漲到每噸12000元左右,豆油漲到每噸11000元。同比去年,這意味著上游食用油原料價格已接近翻倍。

    “一方面企業承擔成本上漲的壓力越來越大,另一方面又不敢讓產品提價太多,因為提價的結果是需求下滑,市場份額也會下滑。對食用油廠商來說,兩頭擠壓,日子難過。”王權向記者說。

    “產能已經砍掉50%”

    2020年下半年以來,受國際市場變化等因素影響,菜籽原油價格單邊上行,國內部分食用油企業也由盈轉虧。

    一家食用油公司負責人林菲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公司以菜籽油類產品為主,主要原材料為菜籽原油,原料油成本占營業成本 80%以上。公司雖幾次調整產品銷售價格,但仍未完全抵消原材料價格上行對公司當期利潤的影響。

    王權解釋說:“食用油原料漲價,對我們這類企業來說,沒什么措施可以對沖。大品牌的糧油企業可以適當將成本壓力傳導給市場,但對于小品牌糧油企業來說,成本壓力傳導不了,最終只能自己退出。”

    “食用油終端提價不可能太頻繁,一是消費者不能接受,二是經銷商不敢拿貨,因為他也擔心賣不出去。” 4月8日,一家中小食用油生產商總經理薛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公司的措施是:采取收縮戰略,放棄傳統占主業大頭的中低端食用油市場,聚焦高端食用油市場。

    對比去年,薛名所在的公司今年產能已經砍掉50%,跟以往正常的年份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往年正常生產的話,一個月可維持10萬箱食用油生產銷售,現在只敢維持1萬箱食用油生產銷售,銷售越多就意味著虧得越多。“按照目前價格,從市面上買新原油精煉,公司每一單產品都是凈虧。”

    “賣一桶油就虧十幾塊錢”

    “食用油原料漲價問題不是國內某個企業或地方可以解決得了的,只能從宏觀層面來協調解決。”薛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們當地省份的糧食局3月份已與轄區內主要糧油企業聯系,摸排糧油企業原料漲價帶來的影響。

    據報道,金龍魚、道道全、西王食品等各品類油產品已經上調了終端售價,上調幅度小于原料漲幅。未來不排除油類進一步漲價的可能。

    2020年夏天到2021年2月20日,北京新發地豆油批發價格從8元/公斤上升到10.7元/公斤,漲幅34%。批發價格雖然上漲,但不足以消化原料價格上漲。

    農產品分析師趙偉峰認為,豆油庫存緊張是推動豆油價格上漲的根本原因,而豆油庫存在短期之內難以有效恢復,一是豆粕需求仍然疲弱;二是國內不僅是豆油庫存緊張,整體三大油脂庫存也非常緊張,豆油對于菜油以及棕櫚油的替代仍將持續。以上兩點原因導致短期之內豆油供需偏緊格局難以扭轉。

    王權坦言:“一些行業人士認為,食用油原料市場未來看漲50%,一噸油可能要漲到15000~16000元。如果那種漲幅,我們進超市的食用油價格估計要翻倍。”

    目前,薛名所在的公司維持市場供應的食用油都是2020年囤積下來的產品,“現在公司根本不考慮利潤問題,能穩住市場份額就不錯了。目前公司賣一桶油就要虧十幾塊錢。一是不敢從上游采購精煉所需的原油,二是也不敢放手接訂單。手里沒有多少子彈了。”

    硬幣的另一面是,一些有品牌和渠道優勢的食用油生產商也借機打起了價格戰。據薛名介紹,一些知名的食用油品牌利用自身上游資源優勢,在超市等終端市場維持低價搶占市場。

    薛名告訴記者:“這些企業就是借助這個機會,擠壓中小糧油企業和食用油企業,推動行業重新洗牌。”

    (文中王權、薛名、林菲,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7期)

    2021年第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